石齐平丨特朗普是中国的“贵人”

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在美国“国家利益网站”以《特朗普政府为何帮助了中国》为题发表文章,指特朗普应对新冠疫情和处理种族歧视抗疫不利,客观上提高了北京的地位。他还说,“特朗普下台后,中国会想念他”。

石齐平丨特朗普是中国的“贵人”

《国家利益》杂志报道截图

我同意马凯硕的观点,但觉得他还没有说透。过去40年来,中国的综合国力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爆炸式增长,除了中国本身方方面面的努力,还得益于三个贵人的大力相助,特朗普应是其中之一。

从头说起,第一个肯定是基辛格。这位在1970年代担任美国尼克逊总统策士的大战略家,若非他的建议,拉拢中国与美国联手对付苏联,最终斗垮苏联,中国的处境是以一贫弱之国同时面对美、苏两强,战略形势之恶劣不问可知。不仅如此,美国战略的调整,让中国终于有机会接触并认识到了“邪恶的资本主义”真相,间接为中国下定决心换一条路,走上市场经济,进一步与全球化接轨,并最终在全球化中大放异彩,提供了关键的机缘。就这两条,其一解危,其二助强,使基辛格在中国从崛起到复兴的历史伟业中位居贵人之首。

石齐平丨特朗普是中国的“贵人”

基辛格(图源:网络)

第二个是本·拉登。中国改革开放甫一进入新世纪,2000年中国GDP在全球的排名已从1979年的第15位跃升到第6位,这样的速度,想必引起了当时美国新保守主义集团的警惕,开始将中国列为仅次于“邪恶轴心(伊朗、伊拉克、朝鲜)”之后,必须加以打击的对象,但人算不如天算,本.拉登主导的911事件迫使美国先打了两场(阿富汗、伊拉克)元气大伤的反恐战争。

石齐平丨特朗普是中国的“贵人”

本·拉登(图源:网络)

且祸不单行,2008年又遭逢世纪金融海啸,美国综合国力大受斲伤,直到2009年奥巴马上台才回过神来,发觉中国业已坐大,赶忙发出重返亚太战略全力遏制中国,但由于美国国力已在下行,力道不足,效果不彰。而中国则在习近平2013年上台之后,厉行反腐,整饬军纪,强化军备,完善国家治理,早非吴下阿蒙。待特朗普上台之后,才终于发觉美国已犯下了严重的战略误判,美国业已错失了对付中国的最佳时间窗口,而这一切中国得饮水思源,感谢“贵人”本.拉登。

所以排下来,特朗普算是第三个。

首先,特朗普对中国的第一个贡献,是把中国最强大的对手美利坚合众国几乎捣成了个“美利坚分众国”。当然在他的蛊惑下,当下美国朝野的反中意识是高度一致的,但有心不等于有力。

第二,特朗普还有本事羞辱一众盟友,把整个西方阵营捣得溃不成军,轮值G7作东,竟然成不了局。

第三,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也失去了道德高地。美国正在从被世人敬畏的国家转变为被世人鄙夷的国家。

石齐平丨特朗普是中国的“贵人”

特朗普(图源:pixabay)

第四,才是马凯硕强调的,在新冠疫情和族群暴动下凸显的国家治理能力,竟然可以跟中国呈现出那么大的反差。

第五,为了遏制中国,特朗普粗暴地采取了全面“断链”手段,历史或将证明,这将是他为美国犯下的最大错误,中国极有可能在断链中置之死地而后生,走出一条完全不受制于美国、甚至到头来还会超越美国的新链,这恐怕是一个更大的战略误判。

“贵人”再而三出现,只能说这是中国出运了。

石齐平丨特朗普是中国的“贵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