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冲击下的产科:“病毒不会管产妇和医生有没有生病”

大家好我是一安,欢迎来到太公奇门网,预测算命请加我微信q386582620

 

新冠冲击下,产科已经很难做到完全的隔离。图文无关。 (人民 视觉 /图)

与医院其它科室一样,产科里发热的患者在增多,福建省某医院的产科医生张元(化名)说,自己所在的城市公布了每个医院妇产科的24小时值班热线,医生们总是接到深夜来电,夜里发烧、胎心加快的孕妇不在少数;“在新冠确诊数不断上升的时候,产科夜间值班都是忙碌整晚,要到第二天中午才能下班回家。”江苏省启东市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陈玲玲说。

在新冠感染潮的冲击下,产科里感染新冠的医生为阳性的孕妇降温、止咳,甚至手术——当发热带来胎心加快,感染使产妇疲倦,问题也随之而来。“生产就是这样,没人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发生,病毒不会管产妇和医生有没有生病。”一位产科医生说。

一粒一粒开退烧药

“产妇发热以后胎心也会加快,孕妇尤其需要退烧。”陈玲玲说。启东市妇幼保健院的退烧药还算充足,但为了防止患者囤药,医院开始对退烧药限购,“一粒一粒地开,如果发现孕妇发烧了就开一粒,但是不可能整盒地开出去——我们首先要保障住院部产妇的需求。”

张元所在的医院也有退烧药,但为了避免囤货,就将开退烧药的权力交到妇产科值班医生的手里,值班医生每次开药前都要通知药房。“这个权限不能放太宽,不然都会来囤药。”张元说,每一次开药给发烧的孕产妇,他都会交代,“我们这里也没剩几颗,你运气比较好。”

随着确诊患者数变多,住院的需求也在上升。陈玲玲说,“新十条”之后,有时一晚上会接到四五位来就医的产妇——无一例外,都是胎心过快,需要住院观察。

启东市妇幼保健院护士长谢倩凯说,优化防疫措施意味着产科不会再将新冠感染的产妇送往发热门诊,于是产科以病区大门为分隔,东边的11个房间和西边的9个房间分别入住感染者和未感染者。因为开水间在新冠感染者的病区,产科临时购买了开水瓶放在未感染者的病房,以避免交叉感染;楼层东边有单独的电梯,以往专门运送新冠感染的产妇往发热门诊,现在刚好供感染患者使用。

福建省妇产医院也做了类似的隔离,产四科主任潘勉说,医院按照防控标准做出了隔离,但随着病例数增长,阳性单独集中后,还是会跟阴性在一层。“目前两个院区的阳性孕妇比阴性孕妇都要多,(阳性)最少应该是占到70%。”潘勉说。

如果入院时核酸检测阴性的患者后被测出阳性,也不可能立即更换病区。“现在已经很难做到完全的分隔和隔离,未感染者的病区也有产妇测出阳性。”陈玲玲说,不过随着新冠感染者增多、对病毒的了解更多,产妇和家属也表现出理解。

“对感染新冠的孕妇,我们不会表现得畏畏缩缩,也不会有任何嫌弃的意思,加上孕晚期用退烧药其实不会对胎儿造成什么影响,一旦孕妇了解了这一点,就会轻松很多。”谢倩凯说。

“只要不发热,就一定回来上班”

在张元所在的产科,剖宫产手术变多了。张元说,决定分娩的四大因素是产力、产道、胎儿及产妇的精神心理因素,而感染新冠会同时影响到产妇和胎儿,“一方面可能胎心过快,胎儿缺氧,另一方面可能产妇刚刚感染新冠,疲倦、力竭,自然分娩太困难,两种因素都会转向剖宫产——尽管目前的医疗条件和技术都让剖宫产足够安全,但作为医生,还是会觉得有些遗憾”。

另一方面,如同医院的其它科室,妇产科也面临着新冠感染的冲击。潘勉2022年12月29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己所在科室将近30位医生,只有3人是阴性;而张元说,自己科室22位医生中只有2人还未感染新冠,“以往夜班有三个人上,现在最多只有两个人——还生着病”。

在启东市妇幼保健院,产科的16位医生只有3位还没有感染过新冠,而产三科的8个医生里有5个在发热,陈玲玲说,每个月一次的排班表用不上了,工作群里每天都有医生报告自己的感染情况。

谢倩凯说,在过去的几天,几乎每一天都有护士测出阳性,但没人能等症状完全缓解再来上班,“只要不发热,就一定回来上班,好多人都是乏力、气短、咳嗽,一位护士回来上了三四天班,就又开始发热”。

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产科面临的情况却更繁忙,“发热的产妇有时需要吸氧,也会静脉滴液体来做物理降温,也要监护胎儿的情况”。在减员严重的夜班里,产科医生变得更忙碌了。

2022年12月24日晚上,由于产妇和产科医护的感染比例不断升高,在启东妇幼保健院,一夜连着三台剖宫产手术,由生病的医生为感染新冠的产妇手术。

陈玲玲说,当晚9点多,一位新冠阳性的产妇在产程中出现了难产的情况,需要剖宫产,而准备手术的产科主任已经感受到身体寒颤,但还是在妇科主任的配合下完成手术;这台手术刚结束,另一位新冠阳性同时又有瘢痕子宫的产妇需要紧急剖宫产,于是陈玲玲又紧急赶往医院,接替已经发烧至38.5度的产科主任,完成第二台手术。

陈玲玲说,当时自己已经有些咳嗽,但第二台手术之后,紧接着另一位新冠阳性并胎儿脐带绕颈3周的产妇需要剖宫产,于是在手术室里,她和妇科主任接着做了这一晚的第三台手术。

连续6个小时的工作之后,值班护士在早上交班时发烧到39度,陈玲玲也在12月25日下午开始发热——在休息两三天之后,她不发热了,又马上回到产科。

“晚上急诊量几乎是以往的四倍,瘢痕子宫的,胎心过快而顺产转剖宫产的,院外分娩在车辆后备箱的,我们就爬上爬下地处理——生产就是这样,没人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发生,病毒不会管产妇和医生有没有生病。”该科室的医生巢嘉婧说。

担忧最多的都是孩子

对孕产妇来说,担忧最多的都是孩子。陈玲玲说,在发现产妇或婴儿感染新冠后,会有部分妈妈选择将孩子送往新生儿科观察隔离,做必要的治疗;福建省妇产医院采用了类似措施,潘勉说:“出生后会将婴儿放在儿科观察室,如果是母乳喂养,就会要求母亲戴好口罩。”

到目前为止,在启东市妇幼保健院,平安夜生产的三位母亲都已经和婴儿一同顺利出院。“只要教会亲属通风、消毒和隔离的方法就好,这些并不难做到,产妇和家人们也就不用太担心。”谢倩凯说。

“伴随着发热等症状,不管在哪个孕周,我觉得母亲安全肯定都是第一位。”潘勉说,不过目前为止,无论国外的数据还是2020年春季以来武汉的数据,都没有特别提到新冠会对孕产妇造成普遍的影响,而具体的风险则需要按照具体的案例来分析,“如果有阴道出血、肚子痛、胎动异常,或者高热、胸闷、呼吸困难,就需要到医院就诊;只是单纯的发烧这类一般的症状,还有现在常见的咳嗽、咽部不适,这种可以居家监测”。

但新冠带来的高热或许会伴随风险,根据《默沙东诊疗手册》,孕早期体温高于39.5度会增加自然流产、婴儿大脑或脊髓缺陷的风险,发热也会增加孕晚期早产的风险。潘勉说,某种程度上说确实如此,“因为高热容易导致胚胎发育异常,比如在怀孕的头60天,也就是胚胎着床的四十几天以内,如果孕妇发高烧,确实增加了流产包括胚胎停育和胚胎变异染色体突变的风险”。

但他说,情况因人而异:“对于普通孕妇来说,医生不可能因为高热而主动让孕妇选择流产,但如果孕妇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流产症状,又是高热,不排除有感染的因素,就确实需要医生的评估;如果已经有流产征兆,不需要强行保胎。”另一方面,“如果达到28周以后送到新生儿科,大部分胎儿都有成活的机会。所以说如果有出现妇产科的相关症状,还是建议到妇科当面问诊评估”。

南方周末记者 庞礴 南方周末实习生 郑佳妮 张婧怡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太公奇门网www.taigongqm.com)作者:一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命运 风水 积德 知识技术 尽在太公奇门网。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太公奇门网 ,定期更新关于命运,风水,知识技术,姓名,面相,敬神,贵人,养生,星座,预测化解,起名等文章,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太公奇门网”,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