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突然出现的霍乱,是一种什么病?| 地球知识局

大家好我是一安,欢迎来到太公奇门网,预测算命请加我微信q386582620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259-什么是霍乱

作者:子昱

校稿:朝乾 / 编辑:蛾

7月9日晚,华中某高校出现一例疑似霍乱的病例,确诊后整栋楼的学生都接受了肛拭子检测。

霍乱这种似乎消失了很久的烈性传染病重现人间,而且出现在高校这个人员聚集、流动频繁的地方,着实让人担心,话题一度冲上热搜榜第一。

霍乱是肠道传染病,粪便中含有致病菌

想要快筛,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做肛拭子

(图:shutterstock)▼

自1817年霍乱冲出亚洲、走向全世界开始,全球已经断断续续经历了7次霍乱大流行。时至今日,人们都没能完全消灭霍乱。

挥霍缭乱

早在《黄帝内经》中便有记载“乱于胃肠则为霍乱”,东汉末年张仲景的《伤寒论》中又有“问曰:病发热、头痛、身疼、恶寒、吐利者,此属何病?答曰:此名霍乱”的记述。

然而,彼时所记载的霍乱泛指多种以腹泻、呕吐、发热为表现的疾病,而非后世所特指的霍乱弧菌造成的烈性传染病。

这种细菌,杀人无数(图:shutterstock)▼

目前普遍认为,现代医学所指的霍乱起源于印度恒河流域自大航海时代开始后,前往印度的欧洲探险者多次记录到了印度次大陆上爆发的霍乱疫情

随着英国人在印度的殖民活动和商贸往来

这场疫情逐渐传播,引发了第一次霍乱大流行▼

如今,恒河的卫生状况还是很糟糕……

(图:shutterstock)▼

1817年,加尔各答爆发霍乱,疫情最初扩散到尼泊尔,然后向东传播进入东南亚、印度尼西亚,而后在1820年传入中国和日本;同时,霍乱随着人员流动向西通过中东进入西亚和非洲;1822年前后,俄罗斯也有了霍乱的记录。

19世纪第一次霍乱大流行,向欧亚非三个方向扩散▼

此后,霍乱就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般闯进欧洲1831年,一艘从普鲁士前往英国的船只靠岸后,部分船员开始剧烈腹泻,随后迅速出现脱水的症状,并伴有发热、疼痛等不适,这些患者往往在几个小时内就死去。

当地人对这种从未见过的疾病束手无策,很快全英国都笼罩在了霍乱的阴影下。疫情来袭让居民们感觉是穿越到了1347年,运送尸体的队伍络绎不绝,葬礼上的钟声也从未断绝。

据估计,仅1831年一年,不列颠岛上就有超过3万人死于霍乱。但瘟神并未打算停下脚步,反而跟着船队一路向西踏上美洲大地魁北克、纽约、费城,甚至远在智利都有了霍乱的记录。

细菌飘洋过海发现了新大陆,一场灾难▼

智利的邻居秘鲁,也是霍乱的受害者

(霍乱防治宣传,图:壹图网)▼

又是瘴气搞的鬼?

自霍乱进入欧洲后,不到30年时间便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疫情。回想起500年前通过隔离基本控制住了黑死病的蔓延,这次人们也有样学样。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就算再严苛的隔离,依然会有新发的霍乱病例。

时隔几百年,瘟神再次演奏死亡乐章

(霍乱舞会,图:wiki)▼

虽然,欧洲的医学家已经意识到这是一种传染病,但致病源头究竟在哪里却从没搞明白。受彼时流行的瘴气理论影响,欧洲的医学家们普遍认为城市恶臭的环境中产生的瘴气便是导致疾病的罪魁祸首。

在霍乱面前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

1836年,法国国王查理十世死于霍乱

(图:壹图网)▼

19世纪上半叶,英国率先完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首都伦敦密密麻麻挤满了新修的工厂,工厂排放的废气让整个城市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味道;同时,工业化发展也让大量人口涌入城市,但市政建设却没能及时跟上,城内污水横流,到处都是一股恶臭。

在这种环境下,很难让人不相信霍乱与恶臭环境间的密切关联,甚至医学权威期刊《柳叶刀》还有维多利亚女王都支持这一论点。

未知带来恐惧,有英国人开始自制防护服

穿橡胶服,戴面罩,手持树枝,一通捣鼓▼

1854年,正值第三次霍乱大流行时期,伦敦在这一年再次遭到了霍乱的侵袭,伦敦每天都有大量新发病例报告,但政府官员以及医生们对于治疗、预防却毫无头绪。

此时,英国医生约翰·斯诺开始了一系列影响后世的研究。早在1849年,斯诺便根据自己的研究结果出版了一本名为《论霍乱的传播方式》,其中斯诺就已经推测霍乱可能通过饮用水传播。然而彼时瘴气理论盛行,并没有太多人相信斯诺的论调。

英格兰遍地开花,伦敦是疫情高发区之一

(图:wellcomecollection)▼

在1854年伦敦的疫情中,短短一周内便有500多人死亡,斯诺也加快了他的研究。此刻他开创性的发明了一种全新的调查方法:他将伦敦的平面地图展开,将霍乱死亡患者的住址逐一标注,再将水井的位置标记在地图上。

后人在斯诺原图基础上,加重标注的流调地图▼

工作完成后,一切都豁然开朗:大部分病例都集中在一个位于布罗德(现在的布罗德维克)街和剑桥(现在的列克星敦)街交汇处的西南角的水井周围。

在斯诺苦口婆心地劝说下,市政府封闭了这口水井,此后霍乱竟真的神奇般消失了。虽然,斯诺发现了霍乱的传播方式,但依然没能查明致病因子瘴气理论依然是学界的主流观点。

现在,布罗德维克有这口井的复制品

(图:Flickr)▼

为了纪念这位“现代流行病学之父”

水井附近的一家酒吧以约翰·斯诺为名

(图:wiki)▼

同样是在1854年,意大利的几个城镇同样爆发了霍乱疫情。佛罗伦萨高等研究院解剖学教授菲利波·帕西尼通过使用显微镜检查死亡患者的尸体,在肠黏膜中发现了数以百万计的逗号形状的微生物,并明确指出是这些微生物导致了患者电解质的大量流失。

这种微生物是造成霍乱的元凶(图:wiki)▼

但遗憾的是,此时微生物致病并非学界的主流观点,人们也根本不接受帕西尼的新发现。要破除大家对瘴气理论的迷信,还要等到十年后巴斯德的鹅颈烧瓶实验。

1883年8月,德国科学家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前往霍乱流行的埃及亚历山大港。在这里,科赫和同事们从霍乱死亡患者的肠道中发现了一种其他人体内没有的细菌

绘制于19世纪末的霍乱患者肠道解剖图

(图:wellcomecollection)▼

培养皿中的霍乱弧菌,有种难以名状的混沌感

(图:Flickr)▼

随后,科赫前往霍乱猖獗的印度加尔各答,在前期研究基础上进一步在培养基中分离出了这种细菌,并描述了它的特性。虽然依然存在反对的声音,但霍乱弧菌致病论逐渐广泛传播并被大家接受。

当科赫进行研究的时候,日本也在闹霍乱

这张画揭示了当时日本社会残酷的一面

“霍乱怪兽”只咬生活困顿的穷苦百姓

不咬有条件去温泉疗养的“上等人”▼

霍乱,又称“虎疫”“虎列剌”“虎列拉

传说,日本战国时代猛将加藤清正猎杀过老虎

日本老百姓便觉得加藤也能庇护自己不受霍乱侵害

(加藤清正的掌印,祛病消灾)▼

治疗霍乱

霍乱弧菌经口进入人体后,如果不能完全被胃酸以及免疫系统杀灭,就会在肠道里面大量繁殖,并产生致病性的毒素。

这些毒素可以引发肠道分泌大量液体,超过其本身的吸收能力,进而引发患者腹泻呕吐在经过及时治疗后,患者通常在经过泻吐期脱水虚脱期以及恢复期后,才得以康复。

患者的皮肤可能会因极度缺水而变成蓝灰色

因此,霍乱导致的死亡曾被称为“蓝色死亡

(图:wellcomecollection)▼

自1854年霍乱结束流行后,英国开始改革以往的弊端,逐步进行城市下水管网的改造,并颁布多项法律保证城市用水质量。在多重手段综合作用下,此后英国几乎再没大规模受到霍乱地袭扰。

进入20世纪后,随着卫生条件的改善、新药物以及疫苗的研发,霍乱的发病率以及死亡率急剧下降,大部分人都不再受到霍乱的威胁。

一战期间,为了应对细菌武器

奥匈帝国给军队接种霍乱疫苗

(图:twitter @PikeGrey1418)▼

上世纪20年代的霍乱疫苗

(图:wellcomecollection)▼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各国都开始重视卫生运动,这在一定程度上根除了霍乱发生的土壤。新中国也几乎消灭了困扰旧社会一百余年的霍乱,1960年以前的十年时间里没有新发病例。

上世纪50年代,我国关于防治霍乱的宣传画

(图:wellcomecollection)▼

自1961年后,从印度尼西亚开始爆发了世界历史上第七次霍乱疫情,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轮霍乱疫情的主力是埃尔托型霍乱弧菌与之前的古典型霍乱弧菌所不同的是,埃尔托型霍乱弧菌对于环境有更强的抵抗力,同时可以造成人体溶血

印尼人接种霍乱疫苗(图:kompasiana)▼

自第七次霍乱大流行开始后不久,埃尔托型霍乱就迅速登陆广东,我国也开始重新受到霍乱的袭扰。尤其是1993年,O139群霍乱出现在中国,更是加剧了疫情防控的压力。此后数年间,全国每年新发病例均保持在数万例的水平。

霍乱弧菌共分为数百个血清

其中O1群和O139群可引起霍乱

而O139群是1992年在南亚发现的新型菌株▼

进入新世纪以后,随着对病原学以及流行病学研究的深入,各地开始实施科学精准防控,同时有赖于经济的持续发展,霍乱在我国得到了有效控制。近几年来,我国每年霍乱流行处于低水平位置,2021年全国新发病例仅有5例。今年在1月和3月分别有1例霍乱病例报告。

因此,虽然霍乱还没有离我们远去,但医疗水平的提升使霍乱早期治疗后效果良好,我们完全不应过度恐慌。面对这种唯二的甲类传染病(另一种是鼠疫),目前普遍的做法包括:

1.及时发现确诊及疑似病例,并做好隔离,防止疫情扩散;

2.早期治疗,快速补充因腹泻和呕吐丢失的水和电解质,纠正内环境紊乱,并做好抗菌、支持治疗;

3.加强饮用水以及食品安全管理,对患者以及带菌者的粪便做好消毒措施;

4.积极锻炼提高免疫力,疫区高危人群接种或口服霍乱疫苗。

因为霍乱是肠道传染病,所以也有口服疫苗

(图:shutterstock)▼

迄今为止,我们仍处于全世界第七次霍乱流行的时代。与以往不同,全球化给多种传染病传播带来了机会,新型菌株的流行也为防控带来新的挑战。

尤其是在部分不发达国家,由于卫生状况较差、医疗水平不足以及居民营养不良等因素,霍乱仍然是一种较为常见的疾病。

没有洁净的饮用水,没有污物处理系统

这些地方的人民就极易受到霍乱的侵害

(图:shutterstock)▼

2020年全世界累计报告超过30万例霍乱病例,死亡857例,但普遍认为霍乱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了(可能只有实际病例的5-10%被报告)。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每年大约有300万例新发霍乱病例,接近10万人死亡。

因此,在抗击霍乱的道路上,依然任重而道远。

参考资料:

[1] 武汉大学出现一例霍乱病例!官方通报详情. 人民融媒体. 2022-07-11 12:09发布.

[2] Lippi D, Gotuzzo E, Caini S. Cholera. Microbiol Spectr. 2016. 4(4).

[3] Ali M, Nelson AR, Lopez AL, Sack DA. Updated global burden of cholera in endemic countries. PLoS Negl Trop Dis. 2015. 9(6): e0003832.

[4] Clemens JD, Nair GB, Ahmed T, Qadri F, Holmgren J. Cholera. Lancet. 2017. 390(10101): 1539-1549.

[5][英]玛丽•道布森,医学图文史,金城出版社 2016.

[6][英] 史蒂夫·帕克,DK医学史,中信出版集团,2019.

[7] Sack DA. A new era in the history of cholera: the road to elimination. Int J Epidemiol. 2013. 42(6): 1537-40.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太公奇门网www.taigongqm.com)作者:一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命运 风水 积德 知识技术 尽在太公奇门网。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太公奇门网 ,定期更新关于命运,风水,知识技术,姓名,面相,敬神,贵人,养生,星座,预测化解,起名等文章,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太公奇门网”,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5 分享
地球知识局的头像-太公奇门网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