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丨缅怀一代名医龚兰生教授

大家好我是一安,欢迎来到太公奇门网,预测算命请加我微信q386582620

 

悼念丨缅怀一代名医龚兰生教授

2022年6月11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发布讣告,该院终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无党派知名人士,上海市高血压研究所原所长,瑞金医院原内科主任、内科教研室原主任、心血管内科原主任,中国高血压联盟原副主席,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分会原副主任委员,中国高血压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龚兰生教授于2022年6月11日6时30分因病逝世于瑞金医院,享年99岁。

龚兰生教授 (1923-2022)

内科学教授、主任医师、瑞金医院终身教授,1978年,参与中国首例心脏移植术

1948年,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进入广慈医院内科工作。1951年,参加上海市第二批抗美援朝医疗队。曾任瑞金医院内科主任、内科教研室主任、上海市高血压研究所所长,中华医学会上海分会内科分会主任委员、上海医学会常务理事、上海医学会心血管病学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高血压联盟副主席、《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起草修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法国心脏病学会委员、法国巴黎第五大学外籍教授、法国大学委员会外籍教授、德国高血压研究所国际顾问团成员,《国外医学杂志-心血管病分册》和《上海医学》主编。

1959年,开展右心导管检查。1967年,研制体外心脏除颤器。20世纪80年代,在国内率先开展脉搏波传导速度的临床检查和24小时动态血压研究。1986年,承担国家“七五”攻关项目“冠心病无创伤性诊断新技术的应用及其冠状动脉选择性造影对比研究”。1992年-1995年,作为大规模临床试验科研项目(STONE试验)负责人,在国内外首次报道钙拮抗剂能够显著降低脑卒中的发病率,引起巨大反响。

指导博士生、硕士生30多名,在内科心血管各个领域发表100余篇论文,专著7本,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卫生部科技成果等奖项7项。1991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01 荷兰出生的他 有着国际范儿

龚兰生家世显赫,他的名字“兰生”就很清晰地刻上了外交官父亲的印记。他祖籍福州,但1923年出生于荷兰海牙,父亲是当时中国驻荷兰公使,在驻荷兰期间出生的兄弟俩就分别得名“荷生”与“兰生”。

龚兰生“高大上”的形象让人们很容易与风度不凡、中文不甚流利、充满传奇色彩的老派“海归”联系起来,其实他4岁时便随父母回国,在上海度过了他全部的学生生涯,中文、英文、法文都很流利。在上海复兴公园后面曾有一所法童学校,当时他的父亲在法国租界担任法官,龚兰生兄弟二人因此在这里接受了良好的基础教育。

龚兰生高中毕业后顺利进入震旦医学院学习,1948年医学院毕业进入广慈医院(瑞金医院前身)开始自己灿烂的行医生涯。那时震旦的毕业生要想分配到广慈医院是一件非常高难度的事,除非极其优秀,而龚兰生在当年的毕业生考试中勇夺第一,而6年总成绩排名也位居探花,终于顺理成章地成为广慈医院大内科的医生。

那时的工作回想起来是忙碌与乐趣并存的,由于当时的医生不多,一位医生要负责50张左右的床位。龚兰生和内科另外两位医生轮流值班,一值就是连续24小时,第二天还要继续查房,辛苦可想而知。当年医院为值班医生提供的夜宵便成了龚兰生这些年轻医生极其盼望的消遣呢。

02 国内首个大规模临床试验:STONE研究

20世纪90年代初期,龚兰生带领朱毅君等在上海地区开展老年高血压患者随机、单盲、安慰剂对照的多中心研究,筛选了上海地区1666例60至79岁的老年高血压患者作为随访对象,用3年的时间来跟踪观察硝苯地平治疗老年高血压的疗效,这是国内第一个大规模的临床对照试验——STONE,《Shanghai trial of nifedipine in the elderly》。

上海市高血压研究所完成了“硝苯地平治疗老年高血压的研究”的初步分析结果并发表后,立即受到了国外学者的广泛关注。

加拿大著名高血压研究学者提出要与高研所合作并分享统计结果时,所内的同事纷纷反对:“这是我们自主完成的研究,为什么要和外人分享?”

面对这些,龚兰生高瞻远瞩、力排众议,他认为,在当时的客观条件下,单打独斗远不如以开放包容的心态与国际同仁合作。这一判断无疑是正确的,不仅打开了与国际高血压学术界的合作之门,更推动了国内高血压临床研究的发展。

1995年7月,当龚兰生在意大利米兰举行的第7届欧洲高血压会议上报告此项研究成果时,国外同行作了高度评价:

这是继利尿剂、β受体阻滞剂之后,全球范围内首次报道采用钙拮抗剂显著降低高血压并发症的大规模临床试验,对高血压治疗策略具有重要意义。

(龚兰生发表STONE研究论文)

该研究证明使用钙拮抗剂硝苯地平,不但能达到降压的效果,而且还能使脑卒中的发生率降低57%,特别是心脑血管并发症的危险因素左心室肥厚的逆转率可达68%。

这项研究《Shanghai trial of nifedipine in the elderly(STONE)》发表在1996年《Journal of Hypertension》杂志上,它极大地推动了国内降压临床研究的开展,在国际高血压专业领域中如一场飓风,引起了各国专家们广泛的思考和探索,也为我国高血压学界赢得了国际声誉,是一项名副其实的基石般研究。

龚兰生教授躬耕不辍,是我国降压治疗临床循证试验的开拓者。不仅如此,他格局宽广,很早就意识到了高血压在整个心血管疾病防治中的重要地位,还牵头创建了中国高血压联盟,并长期担任联盟副主席,编写了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推动了整个学科的进步和发展。

(龚兰生<右二>与中国第一例心脏移植病人)

03 严父慈母般的“师恩”

在广慈,老师对学生的点滴关爱,学生永生难忘。有时候也就是学生的一个随机提问,老师都会耐心解答,而且有时候学生一些生活上的困难,老师看在眼里,却会默默地送去温暖。

瑞金医院终身教授戚文航曾收到过龚兰生老师送给他的听诊器,而那时戚文航还只是一名小小的实习医生,他激动万分、师恩难报,唯有励志做一名像老师一样优秀的心脏科医生。

在沈卫峰出国前,导师龚兰生把沈卫峰叫到家中,除了叮咛嘱咐之外,还送给了他一本《心电向量图学》书。沈卫峰在留学期间,经常收到龚老师的书信,在老师的鼓励下,沈卫峰成为第一位获得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心血管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

(龚兰生指导学生沈卫峰)

消化科吴云林教授回忆,有一次阅览室新上架一本英文版的《克罗恩病》,自己去预约外借时,发现第一个预约者竟是龚兰生,让他很意外,难道心血管专家与消化科医生争看《克罗恩病》吗?后来龚兰生告诉吴云林:“如果病人问起来我们一问三不知,病人肯定很失望,我们首先是医生,然后才是心血管医生,这是病人的要求。”

如今,斯人已逝,生者如斯。长歌当哭,幽思长存。龚兰生教授已然离世,但精神永存,在漫长的世纪时光里,他以崇高操守、儒雅气度,言传身教,致力于中国心血管事业的发展与创新,他对高血压病学的执着与坚持,为后人指明了前进的方向,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认真学习龚兰生教授谦和为人、精诚为医的风范,为推进中国心血管事业发展而努力奋斗。

龚兰生教授千古!

内容参考:

《他领衔的这个临床试验,将中国高血压研究带上国际舞台》

《中国高血压防治追梦半世纪》

中国心血管医学博物馆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太公奇门网www.taigongqm.com)作者:一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命运 风水 积德 知识技术 尽在太公奇门网。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太公奇门网 ,定期更新关于命运,风水,知识技术,姓名,面相,敬神,贵人,养生,星座,预测化解,起名等文章,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太公奇门网”,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