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

大家好我是一安,欢迎来到太公奇门网,预测算命请加我微信q386582620  


本作品由刘松山医师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1]-「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松山医案

基本概况:

况女士32岁,身份证地址: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

西医疾病诊断:1、9年前确诊系统性红斑狼疮;2、2年前确诊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

遂 宁 中 心 医 院 住 院 号:20085500;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号:0033092831;

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门诊号:2021030217447

一、案例引言:

“不准看中医!否则不要来看西医!”,是某省血液界某大佬级的西医专家A教授,对想吃中药、正在吃中药、咨询能不能吃中药的患者进行的当面责难。长期以来,不止一位患者提到以西医大佬为首的西医大夫对中医的污蔑,禁止吃中药的现象非常普遍,搞得想试试中医治疗的患者无所适从。大多数西医对中医存有偏见且胡乱点评,也断了患者中医治疗之路。

“不准吃西药!否则不要来吃中药!”,是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血液科L医生,在一次门诊时对一位饱经西医治疗困扰、既无疗效还深受其害的患者说的话。长期以来,不止一位患者把救治的黄金时机给了西医,虽然疗效很差且问题很多,仍然执迷不悟对西医心存幻想,不敢停用西药。对中医的将信将疑,无形中削弱了中医的疗效,对坚持中医治疗很不利。

二、案例治疗概况:

9年前的2013年,况女士在浙江宁波确诊系统性红斑狼疮(SLE);4年前的2018年继发了“狼疮性肾炎”,即SLE引发了肾脏损害;2年前的2020年继发了血液病“再生障碍性贫血(简称再障,AA)”,也是因SLE引发的造血系统损害。诸多疾病服了近9年的西药,病情日益加重衍变为复杂的多系统疾病的损害,而成为临床上的疑难重病,体重从患病前的90多斤增长到160多斤,治疗花费近40万元,除去报销后还自费20多万元。

2021年初,各项血液指标呈进行性恶化、疾病处于救治无效状态,每个月需要输血、输血小板才能渡过难关,但是没有办法解决根本性问题,也没有办法彻底断根。在一次月经持续不止的大出血后再次住院抢救治疗。就是那次住院的经历,给了况女士重获新生的机会:听从了一位病友推荐,开启中医药治疗之门。开始中药治疗的前三个月,况女士各项指标并没有什么改观,仍然每个月需要输血、输血小板来维持治疗疗。在中药治疗后的三个多月以后即第四个月开始,的血液指标开始逐月好转而且恢复迅速,很快就脱离了输血的状态。持续中药治疗到2022年2月春节时,最新的血常规检查数据表明,各项血液指标全部恢复正常,多年顽疾竟然在中医治疗下完全康复,目前正处于中医药的巩固治疗之中。

图片[2]-「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2022-02最新血常规结果

图片[3]-「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4]-「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我科门诊就诊记录

在中医治疗之初,由于长期西药治疗无效,况女士对中医治疗缺乏信心,没有按照医嘱进行西药的减量,每天服用无效的6粒激素强的松、羟氯奎等西药,于是L医生发了火:“如果你还吃西药,就不要来吃中药了。”,虽然是气话,但也促使况女士慢慢把西药都停了,身体也开始恢复了健康。

三、SLE治疗无效

2013年春天,浙江工作的四川人况女士,双侧脸颊(颧骨部位)出现鸡蛋大小暗红色红斑、双手指关节轻微疼痛,以为是皮肤过敏到宁波市人民医院皮肤科看病,医生也诊断为皮肤过敏开了抗过敏的西药。一个月后红斑并未消褪,就去了宁波市第六人民医院皮肤科,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发现有部分风湿免疫的指标异常,就推荐到风湿免疫科诊治,随后风湿科确诊为”SLE“,给予了大剂量的激素冲击治疗,同时还给予了芬乐、羟氯奎、针对激素副作用的保胃西药进行常规的风湿免疫的治疗,脸上红斑逐渐消褪、关节也慢慢不痛了。但是出院以后医生仍然继续给予每天7粒的激素药”沷尼松(也称强的松)“治疗,芬乐、羟氯奎还是早、晚各服1粒,医生还告诫并强调:西药是不能随便停药,否则疾病很容易复发的

2014年11月,况女士生女儿后又出现双侧脸颊部对称性的红斑,当时就估计可能是SLE复发,坐完月子就径直去了遂宁市中心医院风湿科。医生在确诊SLE复发活跃以后,再次给予了为期10天的大剂量激素冲击,出院后继续每天10粒的激素(强的松)治疗,辅以羟氯奎、免疫抑制剂环孢素、缓解激素副作用的保胃药和钙片,要求每半个月复查各项指标、每半个月减少一粒激素用量。一段时间后病情已经平稳、相关的治疗性西药也减少了很多。但是患者牢记“不能停药”的医嘱而不敢完全停西药。在后来回到浙江宁波生活期间,也会保持低剂量西药治疗,定期到宁波市第六人民医院风湿科随访。

四、肾及骨髓损伤

2018年5月,在每月定期复诊时从尿中检出了之前从未有过的尿蛋白,意味着肾功能指标的异常。当SLE反复发病、长期不愈时,就可能导致SLE引起的肾损害称为“狼疮性肾炎(简称狼疮肾)”,其治疗手段没什么特别之处,无非与之前治疗SLE的用药都差不多,以激素治疗的基础上,把之前用的免疫抑制剂环孢素停掉了,换成了另一种相同功效的免疫抑制剂”骁悉“,用法用量是早晚各3粒、每天共6粒。但是药三分毒表明西药而非中药的副作用是很大的,虽然骁悉的说明书上注明了很多不良反应,但是况女士也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在激素 骁悉治疗一年后,表明肾功能异常的”蛋白尿“没有任何好转,于2019年4月停用了骁悉,换用了另一种新型的、因为缺药而只用了4个月的免疫抑制剂“他克莫司(早、晚各1粒)”。骁悉的药价为270多块/盒、他克莫司的药价为700多块/盒,当时各种检查、药费加在一起,每个月的医药开支在3000多块钱。

2020年6月又出现新的情况,在宁波市某三甲西医院复诊时发现了血液指标的全面异常和下降:血小板只有29个单位的低水平,血红蛋白只有63个单位的中度贫血状态,医生考虑为SLE引起的骨髓功能损伤而造血不足、血液指标下降。于是,一条清晰的疾病发展衍变线路清晰起来:先得了SLE这个病,因医治无效数年后发生肾脏损害,又在2年后继续进展发生了造血系统的损害。于是况女士从宁波回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肾病科住院治疗,肾病科医生要求进行肾脏穿刺但是担心穿刺时出血不止就没有做肾穿。

图片[5]-「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6]-「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7]-「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8]-「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9]-「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华西肾内科相关检查结果

但是检查骨髓以明确是否有造血系统损害后,很快就确认了与SLE并存且有因果关系的AA的诊断。经过血液科、风湿免疫科会诊以后,2020年8月开始,给予了环孢素 司坦唑醇的经典用药治疗AA

五、再障治疗无效

1、AA的病因病机与SLE、狼疮肾的治疗相似,都是与免疫机制有关,所以治疗这三种疾病的西药居然还是基本一致的,而且还与医学指 南 的 用 药 是 相 符 合 的。

图片[10]-「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其间由于治疗无效、出现一些需要抢救或者止血的情况,还配合了一

些辅助用药如升白针、特比澳(提 升 血 小 板,共 打 了 14 天、14支),这些药物实际根

本无效,不过是临时有效而已,被很多西医大夫把抢救性的用药改为平 时 的 常 规 而 持 久 的 用 药 了。

图片[11]-「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况女士在医院治疗了2个多月共70多天后,虽然花的药费很多了,但是指标就是没有任何改观。

医生让她回到当地遂宁的医院治疗,因为 报 销 比 例 会 高 一 些。

图片[12]-「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于是在遂宁治疗又是20多天仍然无效,血小板继续下降到1个、2个单位的极低水平,输血也开始比之前多起来。其间还尝试尚未进入医保报销的新药“艾曲泊帕”(每天一粒、一个月药价6000;每天吃两粒、一个月药价为12000左右),血小板纹丝不动地停留在1个、2个、3个、4个的水平,无奈之下医生把这个药的用量提高到了每天早晚各2粒、每天4粒的超过药品说明书规定的最高用量3粒的水平,这可是每个月2万多块的水平,而且需要长期用药,医生说先吃半年以上再看,而况女士认为没有效果、治疗费用也高就停药了,但早晚各3粒的环孢素、早晚各一粒的羟氯奎、每天12粒的激素。

图片[13]-「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2020年11月,况女士想到云南过年,但仍然贫血只有60多个单位的血红蛋白、血小板还是只有个位数。遂宁的医生说:有的人一辈子能只有2到3个血小板,贫血可以输血缓解,建议可以输血以后再去云南。

2、况女士开始住院输血,输血中发生了输血反应、输血当时发生的高烧39度却没有在输血结束以后退烧,而是天天发烧、用退烧药退烧、不用药就再次发烧。这种情况在持续十多天以后开始了鼻腔出血、月经出血持续量大不止。于是在遂宁来到华西医院,通过急诊科进入了风湿免疫科才得以住院抢救治疗,直接最后用棉纱条填塞了鼻腔才得以止住鼻血,用缩宫素才得以止住月经量大持续出血不止,在风湿科使用了3000多块钱静脉药美罗华治疗也无济于事。

图片[14]-「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但是还是去到了云南,刚去没几天就又鼻腔出血不止,加上感冒导致病情加重,还在春节期间就从云南赶回了华西医院急诊科,当时由于极重度的贫血还抢救性地给予了输血,意识模糊不清直到第二天才苏醒过来,在转往风湿科住院的时候仍然在吃”吃环孢素 司坦唑醇 再造生血胶囊 地榆生白片“的治疗组合。

图片[15]-「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期间,由于重度贫血 血小板减少持续存在没有改善,说明环孢素 司坦唑醇治疗7个多月是无效的,于是医生就停用了这两种西药,当时的血小板一度只有几个单位的水平,仅以定期输血来维持生命、控制出血风险。于是华西医院风湿科医生建议:多年西药没效、目前危险也很大,应该做”骨髓移植“,需要让爸妈、家属先做骨髓配型,但是骨髓移植是否真的有效医生并没有给予答复,由于担心人财两空就没有同意。

图片[16]-「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转机出现在风湿科住院期间,一位18岁的女病友告诉况女士:之前他因为风湿免疫性疾病伴有血小板减少,也是长期激素、环孢素无效,后来找到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血液科的刘松山医生开中药治疗,后来慢慢好转起来,现在血小板都是正常的才又回到了风湿免疫科治疗风湿免疫病。于是在2021年3月况女士网上挂号后就开始了中医治疗。当时的病情相当难治,已经到了每个月输血的程度,任何药物治疗无效了。

图片[17]-「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18]-「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19]-「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20]-「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21]-「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22]-「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2020-08至2021-02中医治疗前血常规情况

六、中医的介入

1、第一次中医治疗:给予中医辨证基础上的中药复方制剂,配合之前用了七个月没有效果的雄激素司坦唑醇(每天3粒,药价每月150块左右),这一中西医药的组合搭配具有虚实结合、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特点,是以中药为主、西药司坦唑醇为辅的治疗,而在既往、常规的治疗中所采取的“环孢素 司坦唑醇”组合用药,是以西药环孢素为主、西药司坦唑醇为辅的组合用药。后者在况女士前期治疗中已经失败,现在重拾司坦唑醇也在于希望形成中药与西药的新的组合,司坦唑醇仍然处于从属地位。在SLE的中药治疗中,是以祛风除湿、活血化瘀、益气养血为主要治则,可以针对西医的免疫异常、免疫亢进的体系;在狼疮肾的中药治疗中,是以补益肝肾、益气活血、利水渗湿为主要治则,可以针对西医的免疫与泌尿生殖系统疾病;在再生障碍性贫血的中药治疗中,是以填补肾精、补益肝肾、温肾助阳为主要治则,可以针对造血功能低下、造血不足引起的血液指标、血细胞的生成不足

图片[23]-「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其中一次就诊时的中药处方

中医组合复方能够同时照顾来自风湿免疫、肾病、血液病三个方面不同的问题,体现了中医异病同治的治疗方法和策略。既然之前的所有西药均被证实无效,那么常规的免疫治疗用药、针对上述三种疾病且已经应用过的西药可以逐步予以减量,观察各项血液指标的变化。所以制定的第一个策略除了中药治疗以外,西药激素、骁悉、他克莫司、羟氯奎等药可以逐步在观察、监测、检测的情况下逐步减量。

中药治疗是以月为单位复诊的,治疗一个月后进行的第一次复诊时检查了肝功能指标并发现“转氨酶”异常升高到150个单位(正常为40个单位),不能除外司坦唑醇引起了肝功能损伤,遂将每天3粒用量减为每天1粒用量,第二个月增加了保肝降酶的中药治疗后肝功能恢复正常,司坦唑醇没有增加用量沿用每天1粒

图片[24]-「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治疗过程中肝功能出现异常

2、在第三次中医复诊时,况女士仍然没有按照医嘱减、停激素和环孢素等西药,仍然按照华西医院风湿免疫科给出的每天6粒激素(强的松)用量在服药,主要是况女士担心疾病复发,而且医生反复强调过不能随便减、停激素等西药,同时也不敢说在吃中药怕医生生气,主要是长期以来中医与西医的矛盾造成了患者担心西医不责难患者吃中药、中医要责难患者吃西药。记得之前在肾病科治疗狼疮肾炎时,况女士有位亲戚在成都某诊所当坐堂中医生,她问过华西医院肾病科的医生能不能吃中药,被明确制止过:”中药要伤肝肾的,你的狼疮肾、AA都还没有治疗好,吃中药如果又伤了肝肾咋办?“,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始的一幕,L医生对她说道:”你花了四十万块钱还没有治好,说明西药没有效果嘛。如果真的有效,那还用得着找到我来治病。你再看看华西医院的医生开药里面有再造生血胶囊、地榆升白片,这些其实都是中药,但是他们并没有学习过中医、对中医一知半解,是无法进行合理用药、无法与中药处方配合来治疗疾病的,西医用中成药总的来说就是瞎胡闹、乱用,该调整用药时却根本不知道。”其实早在三年前,国家就出台过相关规定:没有经过中医严格培训、取得中医治疗资格的西医是不能开中药处方和中成药处方的,只是因为复杂的各方面的原因,这一条规定形面虚设而并没有监管执行。“如果你实在要吃西药,那就先吃西药不要来吃中药了,免得影响中医的治疗,出了问题还怪中医!”据况女士回忆道,当时觉得L医生说这话的时候好凶,出了诊断室是在男朋友的安慰和劝导下才平息了委屈的心情:”医生有医生的道理,那就把西药慢慢停了嘛。“,而这个时候,况女士仍然有定期输血的情况,说明治疗尚没有什么改善好转。

图片[25]-「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26]-「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27]-「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28]-「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图片[29]-「松山医话医案」:邪恶:不准吃中药;正气:不准吃西药-太公奇门网

服用中药后202103至202111血常规变化

3、时间来到了中药治疗第四个月,血小板开始发生微妙的改善,从之前的一直处于2、3、4个单位的水平上升到了9个单位的水平,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治疗现象,通常都不超过5个单位,看到结果况女士还是特别的高兴。接下来的治疗效果就让人惊喜不断了,从那以后每个月的复诊都显示血液指标在不断改善、之前的尿蛋白水平也恢复了正常,血液指标也开始大幅回升向正常指标飚升靠近:血小板从9个迅速回升到后来的62个单位、70个单位、164个单位,血红蛋白从之前的每个月输血回升到后来的80个单位、120个单位、132个单位。历经千辛、长期无效、疾病进展加重的情况,在中医药介入以后给一举扭转了艰难的疾病治疗局面,谁也没有料到中药的疗效这么好、病情恢复这么快。在2022年春节期间的检查结果发现,各项血液、生化与小便检查指标都恢复了,这属于疑难重病的三个系统疾病的复杂病种,就这样被中医中药给拿下来了,可喜可贺,目前的中医治疗是以巩固既往疗效、维持病情稳定、争取长期好转乃至痊愈为目标。

分析与启发:

1、关于西医治疗

身患疑难危重疾后,普遍的心态是:只要能尽快缓解痛苦、尽快疾病痊愈,有经济能力的情况下愿意尝试任何治疗手段。通常的选择就是最为著名的医院和专家。基本不考虑中医药的原因在于,在大家心目中中医只是调理而不能治病,中医只能治疗慢性疾病、轻病小病而不可能是重病大病和疑难疾病。西医在疾病诊断、检查、发现已知或仪器能探测到的疾病时,仍然有所为有所不为,因为现代医学的认知仍然有局限,导致其对疾病发病原因的认识是片面的,很多疾病的发病原因实际上并没有被现代医学所认知和研究清楚,这也是为什么既使有了标准规范的医学指南,实际上按照上面的方法去实施其疗效很多是无效的,很多专业的疾病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是大众并不知道。结果就是标准治疗有的有效而有的无效,有的暂时有效而长期无效,有的一开始就是无效的,还或者有效的代价就是长期的药物副作用和高昂的药价。

SLE久治不愈、继发狼疮性肾炎、继发再障均是与西医认知的免疫因素相关的疾病,经长期免疫治疗却并未取得疗效,病情还不断的恶化,正是标准规范治疗不一定有效的事实证明,这就从侧面说明了,千万不要迷信现代医学,特别在西医治疗失败后要及时调整思路、寻求突破。

2、关于中医治疗

西医的优势在急性期或慢性病的急性发作期,而慢性病阶段就毫无优势可言甚至劣势居多,多数人虽已意识到却不愿意放弃对西药的幻想。前期以西医治疗为主无可厚非,但拖入慢性期以后其实西医已经无力治愈而应调整治疗思路,以中医治疗为主、以西医治疗为辅的策略,中后期、慢性病阶段不正是西药治疗急性病无效才导致的吗。况女士的诸多疾病在西医治疗无效后出现疾病进展,理应采取或者至少联合中医药治疗,否则一意孤行地在慢性期仍采用急性期的用药,希望当然是渺茫的,这是绝大多数除必需手术才能解决的疾病应该有的疾病总体治疗思路。

如果西医能治愈所有的疾病,中医就没有存在价值了。急性期的病程短取得疗效的可能性更大,治疗优势基本为西医所占据,如果无法治愈而进入慢性病则病程较长、治愈难度大增,这个阶段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其实西医无法治愈而只能缓解症状了,而缓解症状、维持病情稳定正是中医治疗的优势,其一在于成本更低,其二在于长期用药的副作用西药肯定毒性大于中药。因此,对于无法痊愈的疾病,应该及时采取中医治疗,至少是中医与西医的联合治疗,在治疗过程中如况女士一样逐步减、停西药,将给很多疑难重病提供更好的救治机会和希望。

3、免疫机制与治疗

不同专业的不同疾病从西医来说均与免疫有关,对免疫治疗无效的原因分析如下:其一,西医对免疫因素的认知仍停留在数量有限的免疫指标检测上面是远远不够的;其二,免疫机制不能解释所谓的免疫性疾病的全部或共同发病机制;其三,当今的免疫治疗药物对于免疫病的控制或治疗,存在有效、无效两种可能。

当疾病治疗无效或遇到困境,承认西医不能解决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及时抽身西医、及时从实际和客观事实出发去分析疾病存在的问题,才有改善病情的可能。在暂不放弃其实并无疗效的西医免疫治疗的基础上,逐步减量西药直至试探性停药,同时联合中医药予以个体化辨证治疗,是解决西医治疗无效、增加中医治愈可能性的合理而科学的治疗策略。千万不要把中医治愈的可能性,建立在某些并无中医临床基础和治疗经验的西医大夫身上。现代西医头脑里只有西医诊疗框架,从不分析认知中医药在疾病治疗方面的特色优势究竟有何原因。对中医来说所谓的很多西医专家根本就是不学无术,他们缺乏科学的实事求是精神,是没有资格评判中医药的。患者寻求中医治疗时,如果把能否中药与何时中药治疗的诉求,放在完全不懂中医的西医大夫身上,只会徒添烦恼并白白断送康复治愈的希望。


4、中医治疗思维

中医药诊治疾病是不能用西医认知里面的“免疫因素”来分析理解的,因为中医没有“免疫”而只有“正气”的概念。中医讲究“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指的是免疫功能正常则拥有正常的防病抗病能力。中医治病是调节机体正气、增强人的体能,实现脏器功能平衡基础上的免疫正常、抗病能力正常,是由内而外引发的正与邪的交争,是通过辨证施治和个体化中药复方来实现的最为高明、最为强大的治病方法,与西医的外部用药、药物进入体内实施的由外而内的打击方法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总体说中医是调和故有调理一说,而西医更多的是打击而给人以治病的感觉,实则两都能治病不过是思路与方法不同而已。中医调节免疫、增强体质就提高了防病抗病的能力,是通过益气养血、活血舒经、补益肝肾来实现的,可以依据不同阶段、不同检测指标给予个体化的加减化裁,起到虽不是西医的免疫治疗而有免疫调节和多脏器功能的调节,用的是中医的方法而不是西医的方法,所以中医与西医诊治方法不同却都能殊途同归。当西医疗效不佳时可以考虑中医治疗,多一种手段就多一些康复希望,特别在危重疾病的诊断之初就联合中医药的治疗,或许一些西医无法治愈的疾病会有完全不同的结局转归。


END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太公奇门网www.taigongqm.com)作者:一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命运 风水 积德 知识技术 尽在太公奇门网。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太公奇门网 ,定期更新关于命运,风水,知识技术,姓名,面相,敬神,贵人,养生,星座,预测化解,起名等文章,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太公奇门网”,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